黄片子软件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谢慕林连忙问萧瑞:“萧二公子,这是受伤了?严重不严重啊?”

萧瑞倒是一脸的轻描淡写:“只是皮肉伤罢了,没什么要紧的。动手的时候,经验不足,叫个贼子从背后摸过来,砍了我一刀。不过我马上又反手一刀把他给砍了。听说那是个官府悬赏的通缉要犯,赏银不少,我还占了便宜。”

谢慕林不由得好笑:“这种事能这么算的吗?的伤要是再重一点,难道多给点儿银子,就觉得划得来了?”

“那确实不能够。”萧瑞坦白道,“可如今不砍都叫人砍了,也只能苦中作乐了。不过,我这伤是真的不算重,兄弟们还有好些个,伤得比我重多了。”

说起这件事,他就端正了神色,十分正式地向谢慕林抱拳鞠了一礼,肃然道:“昨夜借宿贵宅,原是想着附近再没有比谢家更好的所在了,也是顺手护一护主人家的意思。不料歹人一夜未来,已然全数落网,不曾惊扰贵宅。反倒是我们金山卫的兄弟们,得谢姑娘与令祖母的馈赠,不但有温暖干净的宿处,新鲜热腾的茶水饭食,就连兄弟们受了伤,也有医药白布相赠。这一早一晚,真真是生受了谢家的恩典。兄弟们无以言表,便让我来代他们道个谢。谢家这番情义,我金山卫的兄弟是绝不会忘记的!”

谢慕林见他郑重,也不由得正经起来,回了一礼:“萧二公子言重了。我邀金山卫的诸位英雄来老宅落脚,原就是为了求得们的庇护,使家中祖母与我,还有一众男女仆从能平安逃过流民侵袭。如今一夜过去,贼人落网,我们所有人都平安无事,便是金山卫诸位英雄的功劳。诸位一夜辛苦,还有许多人受了伤,我们一家子妇孺,家道中落,囊中羞涩,别的做不了,但还有些食水药物可以供给,自然该尽我们所能了,这也算是表达了我们家的感激之情。那一点子东西,相对于诸位英雄的付出,又算得了什么呢?萧二公子这句谢,我是不敢当的。”

萧瑞笑了笑,又再鞠一礼:“是谢姑娘言重了。即使姑娘不曾邀我们在贵宅落脚,这一夜过去,贼人也不会跑过来闹事。可谢家付出的东西,可都是实打实的。我听说厨房还在继续做早饭,我们金山卫来了五百余人,虽不是所有人都在此用饭,但米粮耗费绝不是个小数目。贵家管事却眼睛都不眨,就命人搬出米面肉菜,为我们准备饭食。这样的情义,谢家又如何当不起我们兄弟的这一句谢呢?”

谢慕林觉得双方再这样客气下去,估计就没完没了了,索性道:“相对于老宅被流民侵扰的损失,还有家中老太太与一众下人的性命安危,那几百斤粮食又算什么呢?刚刚秋收,那都是我们自家地里的出产,因担心暴雨成灾,还不曾卖出去呢,费不了多少成本。所以萧二公子就别再为的同袍们跟我客气了,难不成真觉得,我们这一宅子男女老幼的安全,还比不上那些米面肉菜?”

萧瑞哑然失笑,便不再客气下去,但还是郑重跟谢慕林说:“我们指挥使大人也很感激。大人近日犯了旧疾,行动有些不便,可行军在外,很多事都只能将就。昨夜在贵宅里,大人能安稳端坐,策应全军上下行事,如今兄弟们受了伤,谢家还能提供医药白布,实在是帮了大忙。我们过来之前,万万想不到能有这样的好事,怎能不向主人家道谢?”

“好说,能帮上们的忙就好。”谢慕林打了个哈哈,迅速转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,“们金山卫来了那么多人,我之前竟然一点儿风声都没听见,真是让人惊讶。只是我记得,金山距离湖阴……或者说平望镇,还有很长的路吧?为什么会是们过来呢?们是事先得到了流民会在这里动手的消息,才特地跑来守株待兔的吗?”

萧瑞笑笑道:“此番朝廷特旨,出动我金山卫,原也是不得已。杭州军务先后过了两手,已是一片混乱;嘉兴才抓到了一名内应,连着萝卜带出泥,正值人心惶惶;湖州府衙与卫所都有些态度暧昧,尚不知有几人与朝中有勾连。皇上也是不希望事情拖下去,接二连三地出现流民劫粮的闹剧,倒妨碍了朝廷与地方官府对真正受苦的流民进行救济。

圆脸少女浓眉大眼森女系装扮可爱卖萌写真图片

“我们金山卫,本就在直隶辖下,指挥使大人又素有忠君义名,早年还有过拥立之功,简在帝心。因此,皇上下了特旨,命我们指挥使大人领兵五百,前来接手杭州军务,节制本地官军,并缉捕犯案的贼人。指挥使大人便命我等数名斥候提前入境,探查贼人动向。预估他们下一次动手,会在平望镇,原是……我们猜的。幸好贼人果真不出我们所料,没叫指挥使大人带着大军白走一趟。”

猜的?这也不出奇,谢慕林都能猜到的事,萧瑞他们当然也能猜到。不过谢慕林听出了几分他的言下之意:“所以,那些抢劫犯确实不是真正的流民?那他们是什么人?我记得方才说过,他们当中有人是通缉犯?”

“几个浙南水匪,前些年犯下大案,便一直被官府通缉。”萧瑞冷着脸道,“谁成想,他们原来是找到了大靠山,躲了起来,以谋后事呢?也不知养活他们的人,是如何调

教的。本来都是心狠手辣不服管教的恶人,如今倒成了果断忠心的死士了,被擒之后,几个领头的都自寻死路,我们匆忙间只救下了一个,如今还未清醒呢,剩下几个喽啰,都是花高价雇来的水匪河盗,也不知能供出什么来。”

听这意思……林家那边未必会因为这些假流民的落网而吃大亏?

啧!真是便宜他们了!

谢慕林对萧瑞道:“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只管开口。我们谢家叫人算计一回,总不能就这么算了!说他们想对我与祖母下手,那可有切实的人证物证?要是有,我就送到我嗣祖母面前去。实话与说,我嗣祖母的娘家父亲并没有说的那么有人脉和影响力,也不是我嗣祖母一开口,他的故交就啥都会答应了。我大伯祖父带着嗣祖母的信上京,也是费了许多力气,才把我父亲救出来的。但遇到生死攸关的大事,我嗣祖母不会那么轻易放过。京里那些大人们,也不会任由那些居心叵测的流言肆意传播!”

把宋氏父女的影响力抬得这么高,传播那些流言的人到底想干什么?宋祭酒的圣眷好不好,谢家人不清楚吗?二房嗣祖父谢泽湖当年就是牺牲品!谢慕林认为这是个危险的信号,必须要提醒宋氏留心!

萧瑞看着谢慕林的表情,稍稍凑近了些,小声问:“昨儿发现我在吓唬,就是因为我告诉的这些京中流言不对么?”

谢慕林瞥了他一眼,轻哼了一声:“那么粗浅又自相矛盾的谎话,也想把我骗住,看不起谁呢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