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片子软件

孟超记得自己前世高考落榜后,丧尸病毒就渐渐死灰复燃了。

按理说,丧尸危机到今天也有四五十年,幸存者早就形成了针对各种病毒的免疫力,已经很久没听说,有大规模的丧尸出现。

偶尔出现丧尸,也是像王奶奶那样,遭受怪兽重创,生命走向终结,尸体再缓缓变异成另一种生命形态。

但是,孟超记得非常清楚,怪兽战争中后期,龙城隔三差五就要闹一回丧尸。

似乎随着怪兽的升级,丧尸病毒的威力也提升了一个级数。

新型丧尸病毒,不但可以通过蛇虫鼠蚁传染给人类。

也不需要将人类彻底咬死,而是稍微撕裂几道伤口,病毒就能顺着循环系统,直抵中枢神经和脑组织。

短短半分钟到一分钟内,活生生的人类,就会变成千奇百怪、防不胜防的超级丧尸。

有些丧尸能喷射火焰或者酸液。

有些丧尸能飞檐走壁,拥有极其恐怖的运动机能。

有些丧尸可以自爆,将自己变成一颗特大号的生化炸弹,“砰”一声,将携带大量病毒的体液,溅射到上百米之外。

严格说起来,这些感染者并不该被称为“丧尸”。

漂亮小脸蛋古典少女安静唯美写真

因为和传统死后尸变的丧尸相比,他们的变异速度极快,很多人分明还活着,只是被可怕的病毒侵蚀和控制而已。

或许,称呼他们为“变异体”更加合适。

但这不是重点。

重点是,孟超记得,每次超级丧尸的出现,也只是开胃小菜,往往在丧尸肆虐之后,就会有非常可怕的怪兽粉墨登场,对龙城造成严重的伤害。

前世的孟超稀里糊涂,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丧尸和怪兽都联袂而至。

今生掌握了更高层次情报的他,脑海中划过一道闪电,顿时一片雪亮。

“是了,经过五十多年的生存筛选,现在的龙城市民体内都有针对天然丧尸病毒的抗体,哪怕病毒真的发作,也只会缓缓变成那种身体腐烂,步履蹒跚,只会嗷嗷乱叫,却没有半点战斗力的传统丧尸。

“眼前这种发作快,变异之后传染性和战斗力都强大到离谱的超级丧尸病毒,应该是异兽研发出来的生化武器。

“按照龙城专家的分析,龙城和异界的空间渐渐融合到一起,笼罩城的迷雾和大规模怪兽侵袭,越来越少见了,异兽很难再通过大型空间缝隙,投射大量兵力到龙城内部。

“那么,携带超级丧尸病毒的蛇虫鼠蚁,就成为了异兽的先锋军。

“光靠丧尸,不可能击败人类。

“却能破坏龙城的秩序,调动人类的兵力,令超凡者疲于奔命,同时掩盖异兽真正的行动!”

想到这里,孟超打了个冷颤,急忙抓起通讯器。

“叶组长,我们的注意力,还是要集中在异兽身上。”

孟超道,“我认为,鼠潮和丧尸仅仅是前奏,是迷惑我们的障眼法,敌人真正的攻击,还在后面呢!”

通讯频道那头,叶晓星周围非常吵闹,丧尸的嚎叫,人类的怒吼和枪炮声此起彼伏。

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问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“异兽都有好几个月没有策划大行动了,这时候再不动手,难道眼睁睁看着我们把它的老巢掏出来么?”

孟超道,“新出现的丧尸再厉害,也仅仅是丧尸而已,绝对敌不过我们英勇无畏的龙城人民的铁拳,这一点,我们清楚,异兽肯定更清楚——它不会傻乎乎用鼠潮和丧尸来送菜的。

“别忘了高野还在附近,倘若他趁我们员都去镇压丧尸的时候,将某栋高楼大厦的地基啃噬殆尽,令高楼整体坍塌,岂不是比一百头丧尸能造成的破坏更大?”

“……有道理。”

叶晓星沉吟片刻,很爽快地赞同了孟超的判断。

孟超虽然年轻,只是异兽调查局的编外人员。

但他最近连续提交的几份报告都很有洞察力和预见性,令异兽调查局及时调整了部分策略和条例,收获更多战果的同时,也避免了大量伤亡。

而在九组内部的模拟攻防演练中,孟超也经常扮演“蓝军——异兽”的角色,对龙城进行无所不用其极的超限打击。

就算境界比他高好几个级数的正式调查员,在他无孔不入的渗透和丧心病狂的破坏下,往往都要灰头土脸地败下阵来,只能苦笑着说:“孟超,幸好你不是异兽。”

渐渐的,孟超在异兽调查局内部都小有名气。

九组成员,更是将他当成“披着人皮的异兽”,而不是普通大学生来看待,对他的信任度极高。

叶晓星立刻召集分散在城南各处的九组调查员们,开了一个紧急视频会议。

“赤龙军已经就位,大部分社区也完成了要塞化,消灭丧尸只是时间问题,我们的问题仍是异兽。”

叶晓星说,“现在城南一带,到处兵荒马乱,异兽极有可能趁乱渗透到各处要害,我已经提醒上头加派人手,守住城南一带的重要设施,而我们的任务,还是要把高野揪出来。

“问题是,现在地面上枪炮声不断,地底也有大量蛇虫鼠蚁在蠕动,令我们很难检测到高野挖掘和吞噬泥土的声音。

“所以,只能预判对方有可能攻击的目标,争取赶在对方前面,打它个措手不及!”

叶晓星将城南一带重要设施的分布图,发送到九组调查员们的战术电脑上。

调查员们的战术电脑里,原本就存储着上百幅地下管道的施工图和立体结构图,上面标注着最近发现高野的坐标。

将密密麻麻的坐标连接到一起,就勾勒出高野的行动轨迹。

孟超和吕丝雅发现的刮痕,是高野最后出现的地点。

将行动轨迹和最后地点连接到一起,恰似一个箭头。

箭头前方的重要基础设施或者高楼大厦的数量,至少有几十处这么多。

每队调查员,都要负责三五处疑似目标。

即便如此,仍旧捉襟见肘,目标之间留下大片空白区域,极容易被高野钻出空子,兴风作浪。

如果能提前知道高野的破坏目标……

孟超盯着地图,看得入神。

不知不觉,大拇指的指甲,都被咬得坑坑洼洼。

忽然,他看到了地图边缘的一个小点。

他拼命将地图放大,并调取了小点所在的实时监控画面。

“孟超,丝雅,清楚你们负责搜索的范围没有?”

叶晓星在通讯频道里问。

“组长,我们想换个目标!”

孟超截住吕丝雅的话头,抢先道。

“为什么?”叶晓星问。

“……直觉。”

孟超道,“您标注出来的这些重要设施,当然都是非常不错的攻击目标,一旦破坏,就能造成大量市民的死伤和部分区域的崩坏。

“但是,我觉得高野不会选择这些地方,他的下一个攻击目标,极有可能是二十号地下轨道交通线的施工现场!”

“……”叶晓星沉默,等待孟超的解释。

“我了解高野,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‘技术宅’,在他身为人类时,煞费苦心甚至不惜违法犯罪都要达成的心愿,就是拿下二十号地下轨道交通线的工程订单。

“我觉得,就算彻底泯灭了人性,遗忘了身为人类的骄傲,他的神经深处,总该残留着一丝丝的……不甘心。

“最近,二十号地下轨道交通线的工程建设,刚刚进展到开凿江底隧道的阶段。

“这是龙城第一次开凿横跨赤龙江的江底隧道,除了施工之外,还要验证大量先进技术,一旦这些技术被证明可行,很快,就会有三条、五条、七条跨江隧道出现,将主城区和江南区紧密连接到一起,极大提升龙城的凝聚力和整体战斗力。

“可是,如果在工程建设的紧要关头,一头硕大无朋的超级沙虫,凿开正在施工的隧道,让汹涌澎湃的江水都涌入隧道,冲垮隧道乃至已经完成施工的地下轨道空间,将大量工人,工程师和专家统统淹死——这会将龙城的发展,拖慢多久?

“我觉得,只有这样的目标,才值得异兽煞费苦心,发射鼠潮加丧尸的‘烟雾弹’来打掩护!”

叶晓星沉默片刻,道:“过江隧道施工现场,在城南一带的边缘。”

“如果从鼠潮爆发开始计算时间,应该足够高野逃窜到那里展开破坏!”孟超道。

“好!”

叶晓星用人不疑,当机立断,“这里的几十处重要设施,关系到数百万市民的安危,我们不可能放弃搜索和布防。

“但我可以将你们的搜索目标,分配给其他小组,你和丝雅以最快速度赶到过江隧道施工现场,一旦发现高野的踪迹,攻击组会立刻赶到!”

“明白!”

孟超和吕丝雅同时道。

两人同时从背囊里取出一个不同的金属箱。

孟超按动金属箱上方的一个三角形按钮,伴随一阵精密齿轮和机械运动的声音,金属箱层层打开,变成一副好似金属骷髅般闪闪发亮的立体机动套装。

吕丝雅的金属箱,却变成一个飞行背囊。

一副薄如蝉翼的合金翅膀折叠收纳在背囊两侧,一个填充晶石燃料的小型引擎能喷射气流,微调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