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片子软件

迷迷糊糊的。

我突然感觉自己胸腔里的氧气越来越少,直至不能呼吸,睁开眼,看到的是一张头顶微秃,单眼皮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的男人。

王锋!

我大骇,刚想张嘴叫,嘴巴就被捂住了,然后便看到王锋拿着一把刀抵在了我的脖子处。

脖颈间顿时感受到了一丝凉意。

恍惚间那个被李长生抹喉的袁伟,命运在我身上重演。

操你妈!

我目疵欲裂,竭力挣扎,接着身体一个失重,竟然一下子坐了起来,再看周围,漆黑一片,黑暗中只有自己粗重的喘息声,哪里有什么王锋?

原来是做了恶梦……

我剧烈喘息,身上湿湿的,衣服都被汗水所浸湿,瞳孔不停地收缩着,再次躺下的时候,哪里还睡得着?

一闭上眼睛,王锋那阴冷的眼神和面无表情的脸便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。

同时李长生对我说的话也一直回荡着:你要小心一点赵魏公的司机,王锋。

像个孩子一样

我从床上下来,打开门走了出去,李培灵的别墅时复式的,上面是一层木制扶手栏杆,站在上面可以看到一楼大厅。

王锋就住在一楼。

夜色中。

我拿出烟点燃一根,然后静静地看着一楼大厅空无一人的沙发,茶几以及李培灵用来上香的佛门三圣。

也不知道看了多久。

我回到了房间,反锁上门,然后洗了个澡,把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换下,看了会手机,这才重新躺下睡觉。

翌日。

我很早的就起来了,不过下楼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王锋,只有李培灵一个人坐在客厅吃早餐,每天早上吃早餐是李培灵坚持做的事情。

生活非常的规律。

李培灵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,一如既往的简单大方,脸蛋精致,现在马上夏天快到了,我几乎从来没有见过她穿裙子。

倒不是说李培灵的身材不好,相反,常年吃素,饮食规律的她身材保养的非常好,看起来也特别的显年轻。

我想,可能和她身上的疤痕有关系,以前我就听说李培灵当时被赵魏公养的狗咬的挺狠的,身上留下的疤痕非常狰狞。

我盛了碗粥坐下来,随意的问了一句:“李姨,王哥呢?”

“何崇信等下到滨海,王锋去接他了。”李培灵见我坐下,抬头说道。

“今天就到了啊。”

我有些诧异,以为还要有几天呢,接着我想了想,一边喝着粥,一边说道:“李姨,我打算在旁边重新租一套房子,我之前在御心苑有个保安同事要投奔我。”

李培灵沉吟了一下:“这样吧,16号别墅是我姐妹的,小孩在加拿大留学,她年初去陪读了,钥匙在我这里,我打电话给她说一声,让你们先住一下。”

“不太好吧?”我有些犹豫。

“没事,这姐妹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,关系很好。”

李培灵笑着站起来,走到我身边,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身体贴的很近,我甚至能听见她的软糯呼吸,她语气亲密的说道:“现在魏公进去了,家里又都是女人,没什么人能拿主意,你住近一点,有什么事情我还能跟你商量一下,不然你走了,我连个依靠的人都没有了。”

这是第一次李培灵跟我表现的这么亲密。

我脊背下意识的有点绷紧,一时间有点弄不清楚李培灵这是什么意思,再看李培灵,虽然四十多岁了,但是由于保养的特别好,看起来最多三十多岁的样子。

身材也没有一丝走样,反而因为时间的沉淀而更加有女人味起来。

对于男人来说,没钱的男人有女人玩就行了,不挑,有点钱的男人就会想着要玩漂亮的女人了,再有点钱或者有身份的男人玩女人就更有追求了,女的可以不漂亮,身材也可以说是一般,但一定要很有身份。

比如说良家小少妇,又比如说这女的是某某老板的女人,某某高官的女人,这种身份对男人来说,简直是致命的。

更何况李培灵是赵魏公的女人?

现在赵魏公自身难保,进了监狱,在滨海,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把赵魏公的女人列为玩物。

当然了,我是绝对没有这种意思的,对于李培灵表示出的亲密视而不见,得亏王锋没在,如果他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的话,说不定更加记恨我了。

或许也有可能是正因为王锋没在,李培灵才会对我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也不一定。

我脑子里鬼使神差的浮现出这个念头,接着说道:“有什么事情李姨你就打电话给我好了,随叫随到。”

“行,你有这份心,李姨就满足了。”

李培灵又和我疏远了一点,好像她刚才的动作只是无心的,然后当着我的面打电话给她身在加拿大的姐妹,加拿大时间和国内时差刚好二十四小时。

这个时间段那边正是晚上,很快就有人接了电话,李培灵把事情跟电话里的女人说了一遍,然后又聊了一些日常后。

挂断电话后,李培灵转身对我说道:“可以了,我跟他说过了,那边东西都全,你今天就可以搬过去。”

“麻烦李姨了。”我真心的感谢道。

李培灵说道:“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,赵爷不在,公司的事情我已经是焦头烂额,那几个场子,回头你多费心。”

“嗯,一定,过些天我找机会去接触一下。”赵爷除了有青宫这个标志性的私人会所,下面还有好几家娱乐场所,有会所,也有酒吧,只是现在没有准备,我不想贸然过去。

……

李培灵从楼上拿了一大串钥匙给我:“这是16号别墅的钥匙,有什么需要你再跟我说。”

我收下了钥匙。

接着李培灵又似是随意的问了我一句:“那个在酒吧捅你的人,是你做掉的?”

我目光一闪,接着说道:“没有啊,我不清楚这回事,不是说杀他的人投案自首了吗?”

“投案自首的不是杀他的人,那人有尿毒症,本来就活不了多久了,应该是替人顶罪的。”

接着,李培灵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陈升,你想现在还年轻,命案这种事情,能不碰最好不要去碰,我不像你成为第二个赵魏公,到最后脖子上被人架一把刀,进退都由不得自己。”

“知道了李姨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并没有多说,没多久王锋就回来了,他是先送的何崇信去的公司,接着才回来接的李培灵。

在他们都走后。

我终于感觉到身心轻松起来了,接着打电话给我李长生:“长生,你过来跟我住吧,我这一个人在这云鼎别墅,真的睡不安稳,黄勇也一起过来,到时候你想吃什么,我让他给你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