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片子软件

“有是有,但是比较麻烦。”孟婆细想了想道,“怨气源于他死前受到的冤屈与不公,所以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怨恨。除了强行消除外,就只有弄清他的死因,解开他的心结,怨气自然就消了。”

真的是好麻烦啊。

关键是这鬼魂自己都忘了怎么死的,他们又从哪去查他的死因?

沈萤歪了歪头,看向羿清道,“要不干脆把他怨气打出来怎么样?”方便快捷环保。

“师父……”羿清一头黑线,“他魂体已经很脆弱了,我都经不住您一拳,他怕是要魂飞魄散的。”

“……”那咋办?要不换你打。

“他之前自称清河县人士。”羿清扫了那鬼魂一眼,“不如我们就去看看?”

“有吃的吗?”

“既然是县城,想必人不在少数,自然是有的。”没准还能补充些食材。

“那等什么,走吧!”

“是,师父。”羿清这才转头看向孟婆道,“小矮子你先回去,这鬼魂暂时交给我们。”

孟婆点了点头,回头看了一眼,仍是一脸茫然的胆小鬼,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眼前。

冬季唯美女孩私房落華

宋仁被突然消失的孟婆吓了一跳,整个鬼下意识的一缩,半会才转头看向羿清,“这位仙上,不知之前两位所言何意?什么叫怨气?我身上有那种恐……恐怖的东西吗?”他并不是不明事理的鬼,听刚几人的对话,自己身上那叫怨气的东西,好似甚为棘手,导致他都不能投胎。

“我们此行,便是要弄清你身带怨气的原因。”羿清解释道,“放心,会让你投胎的。”

宋仁点了点头,连忙朝着二人行礼,“多谢两位仙上。”

到是个懂礼貌的鬼。

“师父,走吧!”羿清直接唤出了法剑,把沈萤拉到了剑上,又转头看向某鬼。

宋仁一愣,知道他是让他上剑的意思,这才飘了过来,仍是一副守礼书生的样子,再次行了个礼,“有劳仙上带我……啊~~~”

他话还没说完,羿清直接把某鬼拎了上来,驰飞了出去。宋仁一个没防备,瞬间腾空而起,下意识的惨叫出声,嚎得跟杀猪一样。

羿清:“……”

沈萤:“……”

十分钟后……

“从我身上下来!”羿清实在忍不住,瞪向身前某个八爪鱼一样盘在自己身前的鬼,再害怕都飞了十分钟了,也够了吧!

“仙……仙上。”宋仁原本就白的鬼脸,更加惨白了,“我……我怕高啊!”

你丫刚不是还在飘吗?有什么是你不怕的吗?

羿清皱了皱眉,直接把身前的鬼给撕了下来,拧在了手里,“指路。”

“啊?啊!”宋仁还没从惊恐中回过神来。

“你住的清河县,在何方向?”

“东……东南。”

羿清停了一下,这才朝着东南的方向飞了过去。

几人又飞了一刻钟的样子,期间惨叫声不绝于耳。下方才终于出现了人迹,隐隐还能看到村庄。三人这才落了地,宋仁吓得脸完惨白了,本来就是个魂体,此时越加的透明了,好似随时会化为轻烟飘走的样子。

偏偏一下地,又死要面子的撑着站了起来,定了定神,清咳了一声,朝着两人抱拳道,“失礼!”瞬间又变回那个君子如风的样子,仿佛刚那个吓得嚎了一路的人不是他一样,当然如果腿不抖的话。

“左还是右?”羿清指了指前面的两条路问。再往前应该会有集镇,凡人太多了,加上他们要辩方向不能飞太高,为免不必要的麻烦,只能下来走了。

宋仁左右看了看,顿时眼里闪过一丝欣喜,指了指右边那条道,“我认得这里!走这边,用不着两刻钟就会到清河县城了。”

“我们走吧。”羿清点头,转身走了两步,却发现沈萤没有动,而是抬头看着右边的方向发呆。

“师父?”羿清再次叫了一声。

沈萤这才回过神,抬手指了指天空道,“厨子……那边是不是天气不好啊?”

“天气?”羿清一愣,下意识放开神识,朝着右侧扫了过去。瞬间睁大了眼睛,只见不远处的一座城镇上空,黑压压的一片,整个城镇像是被黑雾包裹住一般,阴风肆虐,鬼气满天,宛如一座死城。

他心下一惊,这么重的阴气,除了冥界以外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“师父?”

“过去吧!”沈萤点头。

他这才重新御剑而起,带着一人一鬼加速朝着那座城飞了过去。转瞬之间已经到了那座城前,近看那些阴气更重了。明明一路上都是晴空万里,这里却是乌云密布,一片灰暗。

城内一片寂静,只能听见呼啦啦的风声。几人抬头一看,只见城门之上,写着三个大字,清河县。

这里就是清河县!羿清眉头皱了皱,回头看了脸色又开始发白的宋仁一眼,心底隐隐有了些猜测。直接上前一步,往城内走去。

“我们要……要进去吗?”宋仁声音带抖的问,整个鬼下意识的就往旁边的沈萤贴了过去。

羿清脸色一黑,想到刚路上的情景,直接把他又扯了出来,推离三尺。离我师父远点,小婊砸!

“师父,这里阴气冲天,城中怕是已无活人。”不止如此,这里还有这么多的鬼气,里面的鬼魂多半是没有进入冥界的厉鬼,一直滞留在这鬼城之中,“这么多鬼留在人间,怕是城中有异。”

“嗯。”沈萤点头,把手里的果核扔掉,习惯性的往厨子口袋里掏下一个。

“具体原因,只有进去才知道。”他再次看了一眼城门,“师父,城中阴暗你不要离我太远。”

“哦。”

羿清刚要继续往城内走,想了想,还是转身拉住了沈萤的手,按以往的经验,真怕丢!

“仙……仙上。”到是旁边的宋仁脸色白了,“这城中,不会真有……有鬼吧?”

“……”他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什么?

“你可以留这里。”羿清交待了一声,这才转身朝城内走了进去,这么一座鬼城,总不能放着不管。

宋仁瞅了瞅走远的两人,又看了看阴风阵阵的四周,一咬牙只好也跟了过去。

一入城,四周的阴气就更重了,一缕缕寒冷的气息,直往骨头缝里钻。宋仁下意识的又抖了一下,瞅了瞅前方淡定自若,好似感觉不到阴风的两人,连忙又飘得快了些。

每三百七三章 厨子发飙

城内好像更暗了,耳边只有呼啦啦一阵阵阴风吹过的声音,安静得诡异。黑漆漆的街道两边,好似随时有什么会冲出来一样。

几人沿着阴暗的主街朝里走了一段,耳边突然传来几道异样的声音,似是什么滴落一样,滴答滴答,一声接一声。

“什……什么声音?”宋仁一惊,高度紧张之下,连着声音都高了几个八度,“好像是水?”

他话音刚落,突然眼前一道黑影唰啦一下飞了过去。

“啊!”宋仁惊呼了一声,抖抖的指着前方道,“有……有人过去了。”

两人这才停了下来,朝着前方一眼看不到头的街道看去,却只见一片血光亮起,前方不到十米处,突然有液体哗啦啦的淋了下来,鲜红的色泽格外刺眼。

“血……血……血!”宋仁脚下一软,整个鬼都摊在了地上。

只见那血似是源源不断一般,哗啦啦的淋下,形成一条波浪朝着这边涌了过来,所经之地,一片刺目的血红,仿佛要把整个街道染成红色一般。场面分外的阴森血腥,加上呼啸的阴风,仿若恐怖片场景一般。

如果……

半空中少了那几十只,正拿着桶子倒血的厉鬼的话。而且对方还是排成排,接力式的倒法。隐隐还能听到几句细碎的鬼语。

“快点快点,要干了。桶子呢?你不让你们拿大点的桶吗?”

“大桶被开膛鬼拿去洗肠子了,只有这些了。”

“快快快,快点倒?用血淹死他们。”

“抓紧时间,这么多血淹不死,也能吓死他们了!”

于是……又一阵哗啦啦的血水倒了下来。但街面实在是太宽了,加上离他们又有点距离,那血虽然泼得急,哗啦一下倒下来,还没等流到他们脚边,就没了。

沈萤:“……”

羿清:“……”

突然有点替他们累得慌。

“差不多了,断头鬼呢?该你出场了。”

“来了来了。”只见那堆鬼里飘出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揉了揉自己恐怖的鬼脸,张嘴咧出一口带着血的牙齿,直接伸手把头拿了下来。想了想,好似觉得不够可怕,又把头安了上去,只是在脖子上扯开一个口子。让头部只粘着一层血皮,似掉非掉的挂着,脖子上碗大的口子还喷着血。

它这才清了清嗓子,现了实体,朝着两人飘了过来。

阴森的语调在半空中响起,“拿命来……”

看了程的师徒二人组:“……”

那鬼却越飘越近,那只要断不断的头上,更是渗出了两条血泪,眼看着就要扑向最前方的沈萤。

羿清叹了一声,正要单手结印,拘了这群鬼魂。

“鬼啊!!!!!!!”突然,旁边的宋仁发出一声惊叫,似是再也承受不住一般,唰啦一下爬了起来,朝着羿清的方向跑了过去,掀开了厨子的衣衫下摆,一头扎了进去。双手下意识的紧紧抓住了什么,却用力过猛,随着哗啦一下,有什么从对方腰间,直接被扯了下来。

沈萤:“……”

众鬼:“……”

他这动作太快太自然了,连着羿清都没有反应过来,就觉得下身唰啦一阵凉,脚步之间顿时多了一团异物。

场一阵诡异的安静……

连着扑过来的断头鬼都呆住了,只粘了一层血皮的脑袋,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什么情况?

(⊙_⊙)

下一刻……

一股比城内的阴气,还要寒冷的气息,猛的从厨子身上暴发出来。城气温骤降,如同寒冬降临,整个街道寸寸结冰。铺天盖地的剑气,瞬间席卷整个鬼城。

羿清一脚把某个趴裤子的鬼踹了出去,一条由剑气凝聚的巨龙瞬间出现在空中,“我宰了你!”

整个鬼城的鬼,只觉得无边的压力席卷而来,直接匍匐在了地上,连着身形都有崩散的趋势。

“厨子!”沈萤第一次见他发飙,慢了一拍才一把拉住了人,“冷静,冷静!”

“师父,你别拦我!”羿清生平第一次,想甩开沈萤的手,“让我宰了他!我必须要宰了他!绝对要宰了他!现在!立刻!”

“你先把裤子穿上。”沈萤提醒。

羿清一僵,这才想起了什么,连忙弯身把地上的裤子提了起来。以平生最快的速度,在周身划下了隔绝的阵法,把裤子重新系了上去,还用力在上面打了好几个死结。

沈萤整整等了十分钟,羿清这才解除阵法,出现在眼前。脸上似是盖着一层寒冰,仿佛下一刻就有雪花要飘下来。只是在看向沈萤的时候,耳根红得似要滴出血来。

“师父……”他声音里不由得带了些委屈的意味。

“咳,放心!”沈萤咳了一声,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道,“天太黑我真的没看到你的白色内裤,真的!”

羿清:“……”

更想杀人了,怎么办?

—————

可能是因为厨子剑气的原因,鬼城的阴气,已经被吹散得差不多了。阳光瞬间洒进了城中,阳气大盛,原本躲藏在四周的厉鬼们,也纷纷现出了身形。

好不容易被沈萤拉住,没将宋仁打得魂飞魄散的厨子,扫了眼前密密麻麻的鬼影一眼。他果然猜得没错,这里住着满城的恶鬼,而且一个比一个惨,缺胳膊少腿的还算是好的,有些直接就是摊在地上的一摊烂泥,可见死得有多惨!

“你们为何要滞留人间?”羿清冷冷的扫了众鬼一眼,“还聚集在此城中害人,不去投胎转世?”

众鬼面面相觑,想到之前那恐怖的气息,齐齐抖了抖。半会,到是之前那只打算过来吓人的断头鬼弱弱的站了出来,“这位仙……仙上,非是我等不愿投胎,而是……我们根本去不了啊!”

“是啊,是啊。仙上!”其它鬼也纷纷点头,“我们也想去冥界投胎,可死后就一直被圈在这里出不去,我们也是没有办法,所以……所以才想找活人替身,带我们出去。”

出不去?羿清一愣,神识一扫,这城中并没有什么阵法束缚啊。

“城中到底出了何事?”羿清四下看了看,这么多鬼魂,而且看着都是新死不久,“你们是怎么死的?”

“这个……”众鬼脸上闪过一丝茫然,半会齐齐摇了摇头,“我们也不知道,醒来后就已经是鬼了。”

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