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片子软件

祝所有读者粽子节安康

楚狼使出箜篌第二问,顷刻无数刀线而出。刀线如千万情丝纷纷扰扰缠向那些重重叠叠的魔刀之影。若干魔刀之影被刀线缠绕,魔刀绿色之光瞬间黯淡,被刀线缠绕的刀影也陆续四分五裂开来,爆响之声也绝于耳

箜篌第二问正好破修罗刀的这招。

修罗刀见此情形心里一震,这面具人刀法也竟然如此高绝。

楚狼挥出箜篌第二问,身形也陡然再升。

此刻,楚狼身下是一片刀线和魔刀之影纠缠碰撞,楚狼双脚踏空而驰,空气也被他踩踏的“哧哧”作响,楚狼朝修罗刀而来。

此刻楚狼眼神如嗜血之魔,很是瘆人。

修罗刀也不甘示弱,他身形也再次升高,和楚狼一般高。修罗刀脚尖在下方那些刀线和魔刀的劲气上连点,如蜻蜓点水般朝楚狼而来。

二人在那片劲气中正遭遇,如同狭路相逢。二人又各展其能挥刀而战,打的异常激烈。不知过了多少招,楚狼突然力量猛灌右臂,刀势也骤变,以雷霆之势劈向修罗刀。

修罗刀额头印迹又连闪,魔刀也挥出。修罗刀挥出这一刀瞬间,刀柄上骷髅头又忽闪一下,这一刻楚狼看到魔刀刀身隐约有诡异图案显现,如同符咒。

二人的刀大力劈砍在一处。二人身形也在巨大力量碰撞下颤动不已,刀上恐怖劲气将二人衣衫掀的“猎猎”作响,似要脱离二人身体飞走。二人头发也在排山倒海般的劲气中散乱开来。

他们周围更是骤风呼啸,飞石走沙。飓风般的劲气以二人为中心朝四下扩散。这次硬碰硬力道真是太强了。

短发美少女大眼圆脸森女系装扮沙滩写真图片

修罗刀额头印迹又一闪,往刀上加力。

楚狼涅槃真气和藏龙经真气轮番而上,如一浪推着一浪,一浪更比一浪强。

但是让楚狼未想到,他的刀开始发出欲折裂的声响。

随着一声脆响,楚狼刀刃断裂一块,有拇指般那么大。幸好楚狼这柄刀也是少见利器,不然现在就碎裂了。

楚狼立刻明白,修罗刀刀身上那些如同符咒的图案有古怪,所以他的饮露刀难和魔刀抗衡。

楚狼双脚瞬间缠绕龙气,然后连环踢出,修罗刀也起脚相对,二人四脚“嘭嘭”连续互踢,楚狼也趁机撤刀,身形朝后急飘。

随着楚狼后飘,楚狼散乱长发在空中飞舞,此刻戴着面具目中闪动红光的楚狼如同魔一般。

修罗刀得势,身形朝楚狼急飘而来。

修罗刀面色冷酷,长发飞扬,亦如魔煞一般。

此刻给人的感觉,不是两个人在决战,而是两个魔。

修罗刀道:“我定斩你头颅”

楚狼冷声道:“又废话了”

随着楚狼声音落下,他朝后飘的身形戛然而止,楚狼手中的刀脱手而出,刀化为一道闪电般的白光飞射修罗刀。

楚狼竟然弃刀而战,这让修罗刀意外。

修罗刀道:“找死”

修罗刀挥刀劈向急射而来的白光,修罗刀准备将楚狼的刀劈飞。

魔刀劈在饮露刀上,饮露刀弹出,但是却未远飞而去。弹出的饮露刀又回旋而来,斩向修罗刀。修罗刀这才看清,楚狼手和刀之间有气形绳索连接。

楚狼将藏龙经中的“缚神索”和刀结合了。

楚狼的刀,现在变成了一柄“链刀”。

楚狼手臂一抖,刀又变势,又斩向修罗刀后背,修罗刀反手挥刀击向身后。随着打斗,楚狼手臂抖的更急,手腕急转变化,那柄“链刀”在修罗刀周身上下翻飞。于是修罗刀四周都是闪动的白光。几乎都难看到修罗刀身形了。

这是箜篌第六问。

六问苍生悲苦,天地不仁,万物为刍狗,身在刀丛中。

楚狼现在是别出心裁,用缚神索连接饮露刀,代替了手臂。

此刻,场面也惊人心魄。

双方拼杀的人见此情形也惊震不已。

神血教的人也发出一阵欢声,叫嚣着让楚狼将修罗刀碎尸万段。十二宫一方的人则惊愕万分,他们没想到神血教除了虎作虎,还有这样可怕的高手。

澹台聚邪正应付着虎王和殷三儿联手合攻,澹台老怪见楚狼大发神威,也是振奋之极。血盟新主有如此功夫,血盟迟早会重新崛起。

尽管修罗刀一时被困在千刀丛中,但是修罗刀毕竟非常人可比。修罗刀怒吼不断,身上银甲光茫更灼,刀柄上的骷髅头闪动。这一刻,修罗刀将魔刀几乎挥到极致。绿色刀光罩体,几乎是水泄不通,魔刀也不断撞击在白光上。

但是这刀丛太可怕了,无孔不入,修罗刀右胸处还是被一道白光击中。但是修罗刀胸甲经过特殊锻造,刀枪不入。被击中银甲虽然凹下去一块,但是未伤修罗刀。

楚狼也明白修罗刀这身银甲非同一般,楚狼突然手一拽,那柄被“缚神索”连接的刀又飞回楚狼手中。只留下一片刀影在修罗刀周身继续闪动。

待那些凌乱飞舞的刀影都被修罗刀都劈碎,楚狼已到近前。楚狼箜篌第五问趁势而出,一气呵成,似不给修罗刀喘息之机。

五问兄弟情义,两肋插刀

刹那间,两道寒光迸现,一道袭修罗刀咽喉,一道则诡异变化,刺向修罗刀侧胸。

修罗刀刚将那些刀影击碎,没想到楚狼就到了,楚狼比修罗刀想象的更快。修罗刀已处在下风。在这电石火花之际,修罗刀魔刀击向咽喉那一刀,同时身形如魅影连闪。刺向修罗刀侧胸那一刀虽然未中目标,但是修罗刀也未完躲过,修罗刀被左臂被击中。

修罗刀中刀瞬间朝后急退,为了防止楚狼趁胜而击,修罗刀倒飞出时也朝楚狼挥出两刀。两道绿光飞向楚狼。

修罗刀后飘一丈,然后身体朝地上急坠而去。

楚狼挥刀将那两道绿色刀光击散,身形也朝地上飞落而下。

二人一前一后落地,相隔一丈。

修罗刀用燃烧着怒火的目光看着楚狼,楚狼则用嗜血的眼神盯着修罗刀。

修罗刀缓缓抬起左臂,臂上未有甲,臂上衣衫突然裂开半尺长口子,鲜血从裂开处涌出来。

修罗刀面皮抽搐着,他本以为自己刀法冠绝天下,无人可媲美,结果,但是现在他很震惊。

他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刀法。

修罗刀道:“什么刀法”

楚狼道:“要人命的刀法”

说罢,楚狼一刀朝修罗刀挥出,白光如练,飞向修罗刀。

修罗刀也挥出一刀,挡楚狼这一刀。

楚狼眼中闪过一缕诡异残忍的神色。

他这一刀,是迷惑修罗刀。

现在修罗刀双脚踩着土地,正是“葬龙破墓”的好机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