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片子软件

;r /

夜半!;r /

;r /

沸腾了一天的大兴宫早已陷入了安静。;r /

;r /

两仪殿中!;r /

;r /

沈光、罗士信、谢映登、程咬金等将甲胄齐,武器在侧,一副将要作战的模样。;r /

;r /

杨侗此刻正在和房玄龄下棋,韦云起、杜如晦、裴仁基等人在一旁兴致勃勃的观战。;r /

;r /

棋,是象棋!;r /

牛仔背带裤妹子草莓园俏皮写真唯美动人

;r /

杨侗也会下围棋,但不精,无论是跟杨恭仁、杨师道、魏征、房玄龄、杜如晦这些智商闻名的臣子下,还是跟自己的老婆下,杨侗往往被虐得想死,所以他把‘炮’改成了‘弩’之后,将后世的规则搬到了大隋王朝。作为新式象棋的规则制定者,杨侗感觉自己起码不会输在起跑线上。;r /

;r /

杨侗从棋盘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拿起一个‘弩’,轻轻的笑了一下,然后啪的一声响,敲在了房玄龄的老‘帅’之上。;r /

;r /

“不算!这一步不算!”房玄龄把手中的一个‘车’放回了棋盘。;r /

;r /

“能不能别这么无耻啊你!”杨侗将手中的棋子放回了棋盘,笑着说道“据说新罗王和王女都会来我邺城朝贺,到时候我作主,让金白净将金德曼许配给你,省得你老是惦记。”;r /

;r /

“臣不敢!”房玄龄云淡风轻的说道;r /

;r /

罗士信笑嘻嘻道“为何不敢呢?金德曼可是一个大美人呢。”;r /

;r /

“夫人不让所以不敢。”房玄龄翻了个白眼你小子,这不是明知故问的废话嘛,克明比我还怕老婆,干嘛老是拿我开涮啊。;r /

;r /

众人“……”;r /

;r /

夫人不让所以不敢……;r /

;r /

这理由很强大!;r /

;r /

众人发现自己无言以对……;r /

;r /

“罗将军,你要是有本事!弄个三妻四妾给大家瞧瞧。”房玄龄却没放过罗士信了。;r /

;r /

罗士信讪讪一笑“这个,哈哈!我家夫人也不让,所以我也不敢。”;r /

;r /

众人狂晕!;r /

;r /

仰天长叹一声,杨侗忽然发现自己是最幸福的男人,看向罗士信道“小罗,你家夫人也有身孕了,想好名儿没有?”;r /

;r /

“没啊!”罗士信搔头道“末将想了无数个,都被夫人嫌弃了。回了邺城后,请刘炫大师帮忙物色一个。”;r /

;r /

裴仁基看着傻乎乎的罗士信,提醒道“士信,何不让殿下帮你起一个?”;r /

;r /

裴仁基好想一脚踹过去殿下赐名是多大的荣耀啊,这小子居然舍近求远,真是笨到家了。;r /

;r /

“殿下,劳烦帮忙想个。”罗士信无所谓的说道。;r /

;r /

“罗成!”杨侗想也不想就说道。;r /

;r /

“罗成,万事皆成功,不错不错。”;r /

;r /

罗士信哈哈一笑,不管窦线娘这一胎生的是男是女,总之,他的第一个儿子以后就叫罗成了,“殿下,要不您再取一个?”;r /

;r /

“怕你夫人不让?”杨侗失笑道,‘罗成’本身就是根据罗士信创造出来的虚拟人物,现在让他给了罗士信的儿子。;r /

;r /

“当然不是!我觉得夫人这一胎有两个儿子。”罗士信道。;r /

;r /

众人无语!;r /

;r /

双胞胎哪能这么容易?;r /

;r /

“罗通,一生顺遂,诸事通达。”古代的名字很有讲究,一般都是单名,双名被正统汉人视为贱名。如果是别人的孩子,杨侗真不好胡乱说,罗士信家的孩子容易多了,把现成捡来用即可。演义家是文化人,他们创作演义故事都是逐字逐句推敲,故事中的人名,肯定有理有据、合情合理。;r /

;r /

“多谢殿下!”罗士信喜不自胜线娘以后有了第二胎,我也省得想名字了!;r /

;r /

此时,外面传来了‘梆梆梆’的打更声,;r /

;r /

两仪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气氛骤然一紧!;r /

;r /

“他们应该要开始了,我们这边也该动手了。”杨侗的眼神更像是一把无形的宝刀,语如锋刃道“罗士信立刻带领人马,夺取玄武门兵权!胆敢反抗者,杀无赦。”;r /

;r /

“末将领命!”罗士信应命而去。;r /

;r /

“谢映登带领人马,夺取玄重门兵权,胆敢反抗者,杀无赦。你要按照我们得到的情报,放敌人入宫,然后来他一个关门打狗。”;r /

;r /

“末将领命!”;r /

;r /

“裴老将军接管朱雀门、沈光接管含光门、程咬金接管安上门防务!胆敢反抗者,杀无赦!其他人,按计划行事!”;r /

;r /

“喏!”;r /

;r /

……;r /

;r /

一炷香左右。;r /

;r /

玄重门守将杨昆看到换防时间将至,便收拢兵力,准备等常何前来接手,忽有卫士跑来道“启禀将军,谢映登将军让你先不解散士兵,正在大帐之中等候。”;r /

;r /

“等候我的命令。”杨昆向士兵下了命令,大步走进军衙之中,却见谢映登一身戎装的等在那里,另外八名禁卫统领亦已到来。;r /

;r /

“谢将军?您这是……”杨昆微微一惊,连忙上前躬身施礼;r /

;r /

“事急从权,杨将军不必多礼。”谢映登微微伸手虚扶一把,示意杨昆起身。;r /

;r /

“谢将军突然到来,可有战事发生?”杨昆原是玄甲军中的一名校尉,今为大隋鹰扬郎将,久经战阵,见多识广。此时见到房玄龄神情凝重,一派上阵砍人的模样,神色也严肃了起来。;r /

;r /

“杨将军,可识此物?”谢映登没有解释,而是从手中亮出一面金牌。;r /

;r /

“至尊令?”杨昆面色为之一变。;r /

;r /

‘至尊令’称‘至尊无上令’,对于它的存在,整个大隋只有朝中重臣、军中大将,以及出自玄甲军、负责各个禁宫安的原玄甲军将校知道。像梁洛仁、何潘仁、向善志、冯端、常何这些降将,并不知道‘至尊无上令’的存在。;r /

;r /

对于知道‘至尊无上令’的人来说,此令如同杨侗亲临,必须无条件遵从。;r /

;r /

“有人图谋不轨,会在今晚发动政变,诸位将军及麾下禁卫,自现在起皆由我来接管。”谢映登肃然道。;r /

;r /

“喏。”;r /

;r /

“谢将军!”杨昆拱手道“再过两刻左右,常何将军就来接手防务,要不要……”;r /

;r /

“常何、冯端等人便是敌军内应。”;r /

;r /

“该死的混蛋。”;r /

;r /

从鹰扬郎将无不大怒,他们是从玄甲军出来的人,对杨侗的忠诚达到了极限,哪怕杨侗让他们去死,也毫不犹豫。现在听说内部有有内奸,自然痛恨不已。;r /

;r /

谢映登淡然道“今晚之事早在殿下的掌控之中,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,大家一点都不用担心。你们现在听我安排,今晚务必将这些反贼一网打尽。”;r /

;r /

“喏。”众人更有信心了。;r /

;r /

“杨将军,常何统领求见。”就在此时,一名亲卫突然进来,向拱手道。;r /

;r /

众人为之错愕,纷纷将目光看向了谢映登。;r /

;r /

“他来这里干什么?”杨昆疑惑不已。;r /

;r /

谢映登心中一动,沉声道“杨将军会一会他,且听听他怎么说。”;r /

;r /

“有请。”杨昆向那亲卫吩咐道。;r /

;r /

“喏!”亲卫没有多问,连忙告退,谢映登一挥手,与其他人退入了后堂。;r /

;r /

很快,常何被人领进军衙之中。;r /

;r /

“常将军,还没到换防时间呢。”杨昆故作不知的起身相迎。;r /

;r /

“与公事无关!”常何微微一笑,径直坐到杨昆对面,见军衙之中只有杨昆一人,顿时放下了心来,低声说道“我这次来,却是有一庄大富贵要做。念及同僚情谊,想拉杨将军一把。”;r /

;r /

“却不知是何富贵?”杨昆回身坐到了主位上,背往后一靠,他怕自己眼中的杀意吓走了这混蛋。;r /

;r /

杨昆见到杨昆如此,心中不由暗恼这家伙真将自己当成将军了么?他压下胸中闷气,笑着道“杨将军,我听人说扶风、北地二郡各有数万大军起事,所以长安守军才会连连出动,甚至连三千玄甲军都出动了。而在宫外,已有三四万唐军集结完毕,他们准备在今天晚上对大兴宫发动袭击。”;r /

;r /

杨昆冷声道“你是李渊的人?”;r /

;r /

“不错!圣上当日被迫撤离长安,留下了不少后招,而我便是其中之一,为了取得杨侗的信任,不惜率领近万名士兵诈降。”常何看了杨昆一眼,侃侃而谈道“如今的长安城,守军不足万人,宫中人马更是少之又少,作为最强战力的两千玄甲军更是烂醉如泥,天亮之前,大兴宫就是大唐的了。此时正是我等响应大义之时,只要擒拿杨侗,我等便有说不尽的富贵,一个国公是怎么也少不了的。”;r /

;r /

杨昆冷笑一声“殿下对百姓秋毫无犯,关中百姓更因大隋入关而安居乐业,这才是大义!看在同僚数月的情分上,我劝你还是向殿下自首吧。否则,脑袋难保。”;r /

;r /

“放肆!”常何目光冷了下来,寒声道“杨将军,我是念在往日情分上,才给你一个机会,若你执迷不悟,今日必不得善终。你……”;r /

;r /

杨昆一挥手,打断了常何的话,冷然道“你知道我之前供职哪支军队吗?”;r /

;r /

“难道不是李靖麾下?”;r /

;r /

“是!”杨昆站了起来,傲然道“但是这之前,我是玄甲军中的一员,我是殿下的兵,你以为我会投降?”;r /

;r /

便在此时,接连不断的惨叫声在军衙外响起。;r /

;r /

杨昆脸色大变,怒道“你竟敢……”;r /

;r /

“为何不敢?”常何冷笑道“原以为你会识时务,不想你如此执迷不悟,你既然是玄甲军中的一员,现在就算想投降也晚了。”;r /

;r /

“是吗?”;r /

;r /

一道平淡的声音从外面响起,跟接着杨侗带了百名玄甲军将士走了进来,手中出鞘长剑,带着一抹森然光华,如同一波深邃的秋水,剑尖,尤在滴下点点血滴。;r /

;r /

“杨侗?”看到杨侗,常何失声叫道,;r /

;r /

就这时,远处传来了喊杀声,是从朱雀门那边传来。他定了定心神道“没想到你竟然来了?听到前面的杀声了吗?”;r /

;r /

“听到了!李靖差不多快到了。”杨侗点点头,径直坐在到了杨昆的座位上。;r /

;r /

“你说什么?”常何目光一寒,不可思议的看向杨侗。;r /

;r /

“蠢货,殿下在五原就已经洞悉你们的阴谋,你觉得扶风、北地的那些杂兵,挡得住大隋精锐吗?”谢映登从后堂走了出来,向杨侗躬身一礼。;r /

;r /

杨侗挥了挥手,扭头看向常何,淡淡的说道“你反我的理由,我没兴趣知道。到这一步,那就是敌人。”;r /

;r /

“你……你待如何!?”常何有些色厉内荏的道。;r /

;r /

“看你也不是个硬骨头。”杨侗看向常何,失望的摇了摇头“我不想浪费时间。现在马上告诉我,你们的部计划,”;r /

;r /

“凭什么告诉你!”常何冷哼道。;r /

;r /

“就凭你一家老小的性命。”杨侗淡然道“以及你自己,可以痛快死去!”;r /

;r /

“你要杀我?”常何不可思议的看向杨侗。;r /

;r /

“你反我、我杀你,很正常。”杨侗摇了摇头“你虽然会死去,但我会给你的家人一条生路。你常何是李渊的人,冯端、封吉、柳齐也是,我还知道主事的人是窦琮、裴律师,还知道他们挖空了善和坊墙……也知道扶风的主事者是窦抗、北地郡主事者是冯立…从某种意义上说,我知道的比你还要多,所以你还是不要把希望寄托在那帮蠢货身上,他们保不住你的家人。”;r /

;r /

“我,我可以降……”常何面如土色道。;r /

;r /

“大哥!你已经降过一回了!”杨侗一脸无语的看着常何。;r /

;r /

谢映登、杨昆等人听了这话,忍不住喷笑出声。;r /

;r /

“得了吧!你常何也别跟我装出一副窝囊的样子,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!你想拖时间是吧?好啊!你每拖十息,我明天就砍你一个家人,现在记时!”;r /

;r /

此时,远处玄武门的一道火焰让杨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,然后若有所悟向常何说道“对了,你表面是上李建成的人,实际却为李世民卖命,你现在顺便把李世民埋在关中和李建成身边的暗子也说了,李建成的也一并说了!”;r /

;r /

“这……”常何惊悚的看向了杨侗,这特么的还是人吗?连这也知道?;r /

;r /

“你只要如实回答,我还能给你后裔英烈子弟的待遇,让他们觉得自己的父亲为国战死,以你为荣。”杨侗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看来自己猜对了,如果不是玄武门的火把闪了自己一下,还真忘记了一件事情在李氏兄弟版本的玄武门之变中,当李建成和李元吉进宫以后,玄武门守将常何关闭玄武门,彻底切断李建成和援兵的联系,以及李建成的退路。;r /

;r /

想不到自己利用史实一诈,居然真把常何给诈了出来。;r /

;r /

“我说好了…希望殿下说到做到…”沉默了半晌,常何败下了阵来。;r /

;r /

……;r /

;r /

“感谢大家长期以来的支持,感谢一直打赏、给月票、推荐票的书友……;r /

;r /

在这里特别特别要感谢一位网名叫‘自在由心’的书友,他来自河北邯郸。之前这位书友在看盗版,有了群才联系到了小弟,之后以无数倍于章节的红包来表达对小弟的支持。;r /

;r /

有生之年遇到这样一个可爱可敬的支持者,是小弟毕生之荣幸!小弟永生难忘、至死难忘!”;r /

;r /

;r /